IMG_1667-001   

在公共電視看到的片段。

還是小學生的符浩在發呆。

父親問他:『在想什麼?』

『我在想怎麼發展我的音樂。』符浩若有所思的回答。

 

『要是沒有音樂,我要怎麼辦呢?』

只有音樂不會消失,爸媽、朋友不會永遠在身邊,最終只有音樂陪伴我吧!

符浩是認真的這樣想著的。

 

是符浩的父親帶給他的影響嗎?沒看到完整的影片,我不知道。

若是,符浩已從父親那兒,得到他一生最好的禮物。

 

因為父親是音樂家的緣故,年幼的馬友友從小就學大提琴

而且拉得很好但他並不快樂。

年少的馬友友,還不覺得音樂對他是重要的

學琴只是服從父親的意志。

直到長大成人,馬友友才體悟了音樂對他的意義,感謝父親當年的堅持。

 

相較之下,符浩比馬友友幸福,對音樂的喜愛來自幼年的自發。

是的,最終惟有音樂陪伴你,不是感傷,沒有寂寞。

那眼目無法觸及的音聲的波動,是永恆的慰藉,不假外求,無法變質

唯有這樣的事物,才彰顯真實吧!就像那無法描述的心,才真正屬於你!

 

我正在聽著Keith Jarrett 科隆音樂會的CD1975年的老唱片了。

18年前初次在同學家中聽到,是令人懷念的LP的年代

那時買不起擴大器也沒唱盤,便錄了兩份錄音帶,後來錄音帶也聽到壞了。

十幾年後,在唱片行無意中發現CD版,像是重遇分散多年的舊情人

而她也還在等著你,真是作夢也會笑的際遇啊。

 

Keith Jarrett是位爵士鋼琴手,這張唱片是現場即興的演奏

彈到後段,他忍不住也跟著吟哦起來。

鋼琴家邊彈琴邊顧自吟哦,最有名的算是顧爾德彈巴哈的『郭德堡變奏曲』

光聽前面3分鐘琴音,敏銳的人,眼淚就要掉下來了!

他們應該是彈到『失神』的境地了吧!

彈琴的手是跟著天上的聲音滑動的,聽的人也很難不融入那奇幻的琴音中。

 

心神搖晃、時空兩忘,不知今夕何夕,是聆聽這樣樂音的經驗。

18年前如此,18年後亦復如是,卻又多了生活的歷練。

我望著珍愛的真空管機,泛射出溫醺橘藍微光

就像X POWER廣告影片那老頭喊著:『是那光!就是那光!』

再過18年,這道光芒仍然不滅吧!一道永恆的微光,照亮億萬劫累世的

幽暗。

 

是的,臨到終了,唯有音樂仍然陪伴著你

而那時,你也將能隨著Keith Jarrett、顧爾德吟哦,是那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達爾文 的頭像
達爾文

達爾文居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