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055 

《前情》

人活到最後,唯一留下,不會被帶走的會是什麼?大概就是記憶吧!

 

人活著不過就是創造記憶的過程,某年前的新年期間,打理一些雜物,無意間找著『告解記載』的影本。這是20歲時, 國文 老師出了個作文題目,要我們寫自傳,『告解記載』是我交的作業。逝去的記憶,似乎都比較甜美。現在回頭看看『告解記載』,也有這種感觸。

 

年歲越長,少年的記憶似乎越來越模糊,遺忘了許多酸澀甜美的時光,忽略了許多單純的想望。想要寫「想起自己」單元的文章,是提醒自己該作個整理了,把「告解記載」拿來作個開場,藉此暖暖記憶,之後,開始要來「想起自己」了!

 

 

《告解記載》序曲
芥川龍之介在『河童』裡寫道,河童在生產時和我們人類是一樣的,他們也還是要請醫生或助產士幫忙。但當孩子要生出來時,父親會像打電話似的,把嘴巴對著母親的生殖器,大聲的問:『你願不願意生到世界來?仔細想想再回答我吧!』


這 時在他 太太肚裡的小孩,像是猶豫了一下,然後小聲的回答說:『我不願意生下來,第一,僅僅我父親的精神病遺傳,就夠我受了,而且我還相信河童的存在是壞的!』好諷刺的話語哪!


20
年前 農曆正月初一 午后,街頭巷尾洋溢著喧嘩的喜氣,鞭炮聲不絕於耳,此起彼落,卻也非因著我的緣故。我底父母匆忙地從電影院趕往醫院,許是過於匆促,也沒人詢及我的意見,我便被拋至這個人世。


我記得仔細,那時我無奈的哭了。而在爾後的歲月裡,總不免想及:這莫非是個美麗的錯誤。



《家》

幼時的家是座大大的四合宅院,堅實敦厚且色澤鮮美;門前種著幾株楊柳,柳樹旁是潭湖,湖裡飄游翠綠的浮萍,湖上常有白鷺鷥幽雅地飛翔。


落雨時,雨珠便淅瀝瀝、嘩啦啦、一滴、二點、千點、萬點跌落在湖上,激起無數的漣漪錯錯綜綜。而我總愛坐在廊簷下,把下頦枕在交疊的雙軸上,靜靜地望著那湖。



《流滿人世的珍珠

媽媽說:世上到處都是晶瑩可愛的珍珠,你要拿起針線,仔仔細細地尋找,輕輕巧巧地將它拾起,小心翼翼地把它牽連成串。

 

 

《她的名字》
沙地上兩個小孩在玩耍,陽光璀璨且溫存。

『你喜歡班上那個女生?』

『你先說,我再告訴你。』

『不,你先講。』

………..,』

…………,』

『那我們把她的名字寫在沙上,再交換看。』


男孩因對方寫著與他相同的名字,而覺喜悅,並興奮地訴說著她的好,她的髮、笑時小小淺淺的酒窩、溫良美麗與滿臉的雀斑。

那時九歲的我,純良且天真。

 

 

《獎賞》
『每次你上台唱歌,老師都會停止批改作業,抬起頭來,笑著聽你唱,別人上台,老師好像都不曉得似的。』

這話傳入少年的心,難免要欣然自喜。


老師說:『剛剛鄧衍文撿到一把梳子,有誰掉了沒?』

沒人答話。『那我們把他送給達爾文好了,他的頭髮最長。』

在一陣喧嘩聲中,我 從 老師的手裡,接過那把梳子,她的手溫溫的,十分的纖柔美麗。


 

《年少的哲學家》
那時節,夏天不會很熱,多數人的家裡都還沒有冷氣。

電視台播放大衛。卡拉定的片子『功夫』。瞎眼老禪師的底慧語與澄靜的面容,令我傾迷。作文課,毫不猶豫地寫著,『我的志願』-哲學家。

老師對同學唸著我的第三篇作文:『我要當個哲學家,像「功夫」影片裡的老師父,寫許多箴言,讓大家聽了,都感動,都作好人。』

自那時候,隨便說什麼話,班上的小女生都會說:『不愧是哲學家說的話。』

我且沾沾自喜。



《自殺》
『我們自殺去吧,太對不起老師了。』

雨狂妄的下著,兩人共撐一把黑傘,因著上午發下的期末數學考卷而難過。

『我們考不及格,太丟臉了,我不想在去上學。』

『我們乾脆自殺算了,免得老師生氣。』

『好,但怎麼個死法?』

『我們去給車撞。』

『不,那會很痛的,又會死的很難看,雨下著麼大,衣服會濕……,噯,我家到了,我們明天在說吧。』



《 十月二日 天晴》

同學們流行啃樹皮,那樹不知叫什麼名字,聞起來很香。同學們跑到操場,扒下樹皮來啃,他們也給我一塊,我一直沒敢吃,怕老師知道了,但很喜歡聞它的味道。


昨天一時好奇,啃了一小塊樹皮,今天和十幾位同學在講台上罰站。老師走到我面前:『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啃樹皮,沒想到你也有份。』


我被藤條打了五下手心,手骨頭痛了一整天,同學借我綠油精擦,但有用。我不懂為什麼只啃一下樹皮,就被老師打!


 

《青澀的門徒》
歷史課,中古的基督教世界。


『耶穌不是個宗教家,他是世界的救主,是上帝的獨生子,他來世上是為了贖我們的罪,為我們背負起十字架,讓我們能進入天父的國…….


看見同學們的臉龐,帶著看戲般的嘲弄神色,我知道他們不可能因我的話而信耶穌的,便草草結束了演說,省去那段預定的戲目-「讓我們低頭禱告,頌讚主的名……..


十五歲的,充滿稚情信仰的我,天天喊阿門,竟把教室當作了教堂。



《暗底旋流》
進入補習班的課室,四個四壁塗著蒼白灰泥的狹長空間,佈滿粉筆灰的黑板上方,貼著二行斗大的標語:『嚴教勤管,升學率全國第一』兩側則是教室規則和學生名錄,各次考試分數,第一名貼最上頭,底下有很多紅字。


講台很小,講桌上擺著一杯白開水和三隻教鞭,長短不一,粗細有別,卻同樣的硬冷黝黑。理著三分平頭的我,正襟危坐,並不時調理,老是滑下鼻樑的黑框眼鏡。


『下課後去立人考模擬考吧。』

『你們這些人受聯考和補習班的毒太深了。』

『三年了,誰沒多少嚥下些毒汁的。』

…………

『陪我去買沙特的書吧。』



《隧道》

到新學校上課,總要走上一段長長昏闇的隧道。


隧道前的金黃牌樓十分好看,古典且雅致。你得仰起頭去看它,進得道口,那路並不十分平坦,卻有著幽雅的曲度。天晴時,可以窺見遠出一方藍與白交揉的顏采;陰雨時,看到的是一角灰茫,炫目於地上濕漉漉的光影。


這個靠山的谷地,經常喜歡落雨。



《迴轉》

我們走在憂鬱蒼白的街上。


思緒流轉,聲浪的波動、人影的搖晃、光影的變化,無意義的時間底流的痕跡,在困乏的我們眼前流逝;我們宛如受傷的獸,拘囚在無血色蒼白的籠,兀自困頓思索。


而有人說心靜自然涼。即是少林高僧亦將愀然若失啊,好個偌大一如這小小的島的火,既是道行未深,便將踉蹌一腳,倉倉惶惶跌進冷氣房裡,拼殺纏鬥,藏藏躲躲,四方而來的兇神惡煞。


音樂飄揚,四處寂寂,不曾感覺季節流轉的我,揮汗成雨,雨灑成冰。我們兀自寒顫,躊躇於室內室外,冷熱寒暑……旋門運轉,我們兀自寒顫。



《期待》

對於它的是否到來,我是絕頂沒有把握的。而如此早早守候等待的源由,也只能解釋為一種期盼欲求的衝動。擁有較為充裕的時間總是好的,如此或許能增加些許相遇的機會。等待已然不是折磨考驗,且早已習於如此的形式,並想及這或許是上蒼對人一種最大可能的善待。


塵世紛擾諸相,內裡的決裂,愈加明朗地集聚凸顯於額際之上了。外界吵雜空洞的呼喊,混淆了內裡隱隱的呼喚,那遙遙等待扮演的角色,摻雜在紛亂聳立的形體之中,等待清晰必是段漫漫艱困的征途。


 

《旅》
十八歲那年暑假,有了環島旅行採訪的計畫。

為了籌措旅費,在三峽白雞建築工地,尋得了一份搬磚頭、打雜的工作。那時正是炎夏,在一蹲一仰之間,機械性的操作,讓人腦際茫然,宛若喪失心智。身處在泥水、鋼筋磚塊堆中,所謂的知識,在此一文不值。

收工後,在簡陋的工寮,以溪水淋浴,狼吞虎嚥在工地炊煮的粗食,然後隨地搬塊木板,仰臥其上,凝望天際粲然的星斗。那時,才稍稍瞭解何謂汗水,瞭解勞動與睡眠的確切意義。


打工完了,領了工錢,與友人南下環島旅行一個月。臨行前擬了幾個希冀體念省視的主題,教導自己什麼叫:「流浪、遠方、鄉愁、關懷與及成長」。在深入鄉間的漫漫旅程,飽覽了原本陌生的島國山川景色,風土人情。那遙遠的南方大地,素樸的容顏,憨厚的靈魂,叫人撼動不已。


我們爬上山去,跌下山來,摔進河裡;夜泊車站,被車站人員趕了出來,流浪於異鄉凌晨的街頭;也曾投宿各地寺院,在山中仰以觀雲彩幻化,群星慴耀,俯而品察萬物,聆百籟啁啾;亦曾徒步行走於東部海岸,數餐不繼,疲乏跋涉,任由汗水傾灑,疲累至極,如淪太虛幻竟。


一個多月的經歷,心境的改變,不可謂不大。原本閉塞枯寂的心靈,萌生了生的喜悅與愛,當返回家鄉黑黝的柏油路時,竟不覺歡喜,訝異於如是之默然。再沒有多塵的崎嶇路、腳踝隱隱的刺痛,及車上懸吊著的睡眠,安定的家,此時卻不牽繫遊子的心。那時明白自己是不安於沈穩的擺設的,先往諸種觀念,亦在那時解體。



《尾聲》


現在的我,已在人世中遺漏了廿顆珍珠了。

遺落的速度越來越快,而在頸間掛著的,不知尚留多少。手中握的是空空的一把,童年的經驗不再,年少的憤懣亦趨消弭,但困惑猶在。


「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每於夜闌燃燈展讀之際,出入於楚辭漢賦唐詩宋詞元曲明清章回之間,交遊於屈原司馬陶潛李白東坡雪芹之中,遂有恆久之滿足。


「江湖夜雨十年燈」,豈止十年呢?燃十年燈豈能走完這漫漫古老的石板道。去探究歷史的源頭,觀覽歷代風華,路是遠的,但燈是要點下去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達爾文 的頭像
達爾文

達爾文居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