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597-1  

寫信給戍守北竿的唐。

『從西門町散棄滿地沒有臉的肉塊群裡逃出,我想我瞭解你寂寥的心情。』

『我在燠悶的台北盆地躲在冷氣房裡想你在小小的島上此時該是汗流夾背緊閉著雙唇而疲落的眼神有呆滯沈鬱的神色。在你早期的生活經驗裡大概未曾想像知曉世上仍有所謂軍人的這等角色存在於每日的機械操持而意識朦朧在群體之中被淹滅的可怖感覺。我知道你是忙碌的並且疲乏困頓思索存在的意義思及遠方燦亮的星辰塵寰的慵懶無以自持。而你將淡忘一切或在夢中緊緊攫住一切可供呼喊的名字在輾轉反側之時牽動嘴角一絲笑意羞澀地展現旋又迅即地消逝。』

 

IMG_7119-2  

唐有來信是這樣說的:

『午後風在葉隙間開啟無數天藍色的小窗,陽光在鳳凰樹的懷裡靜謐地碎裂。依稀記得惜別時一段小小的惆悵,你親擁我一如行刑前的儀式,我本該為你焚香操琴,奈何手中無香無琴,心中卻有一把冷冷的小刀,據說那是一種生命的凝定,當我們急急通過短暫的生命情調。

本該早早予你回信,然而自從去了一趟墾丁。我便日夜沈思那潮聲聚集陽光豐美的陽光海岸,幾度提筆想要告訴你那是適宜聚養生息的處所,然而終因徹夜不眠的倦意一再延擱。

如今的我已經不在輕言流浪的往事。入伍之後,握筆的手已改握槍管與鐮刀,在這缺氧年代的仲夏,汗水繁殖著生命的流亡。我已厭倦了與人談書論辯,感覺勞動時汗水的滴落,叫我更覺踏實。

然而我仍時時提醒自己莫要失卻了明晰的省視能力,我將仔細的記取此刻遭遇的一切,這裡屬於人類最原始的活動,然而讓我向世上所有勞動工作的人們致上最深的敬意,縱使他們的工作是卑微的,也就因為他們沈重的負擔,這世界才得以成立。

夜闌之後,我將對你的思念埋入深深的手繭裡,倘若此刻我們枯坐對飲,眼眸裡該飄著些白雲,或是一場小小的陣雨,你訴說著繁華的人世,我淺淺臥於荒原。

此番,或許我會以雲的姿態,領略夢幻以外的經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達爾文 的頭像
達爾文

達爾文居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