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258  

自從潛夫讀了杜斯妥也夫司基,他的臉容便有了幽戚的神色。

「世上竟有人那樣的生存著!」

「不可思議的阿,死屋手記裡的西伯利亞,滿覆冰雪的荒野,矗立著蒼涼慘白的巨大身影。」

潛夫原是愛笑的,喜愛嘲弄,有時有些尖刻,然而潛夫緘默了,「相較之下,我們的生活顯得多麼猥瑣!」潛夫讀著「死屋手記」竟掉下淚來,不久便獨自租賃景美山下的一間小屋,閉不出戶,終日閱讀與寫作,不太與人交往。

IMG_2949-001  

「我們必得奮勇跳入一場巨大的體驗,」潛夫說:

「每夜讀杜司妥也夫斯基,我竟如斯濫情地讓眼眶不斷地遭受挫擊,溫度屢屢騰升,枯竭的深井竟要汨出泉水,我是在走後退的路麼?竟有人要嘲弄我了。我震懾於四方而來的鞭韃,我總是看到杜司妥也夫斯基額上似斷崖般的刻痕、深陷的眼眶、憂思哀憫的瞳眸,總叫我難堪地默然低首回到自己卑微的生命裡!」

那年夏天潛夫把自己關在山下的小屋一個多月,隔年他畢業離開學校,便遷居花蓮鹽寮的海邊,然而我總記得潛夫的事,尤其是在夏天待在冷氣房裡的時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達爾文 的頭像
達爾文

達爾文居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