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384  

1985年夏季之末,唐在一次軍事任務裡摔傷了腿;趙去了密蘇里攻讀學位;我離城前往潛夫濱海的家居。

起程的路上,雨絲飄落著,天際佈滿詭譎蒼茫的雲彩。車行濱海的公路,天漸漸暗了,車內亮起暈黃的燈光;人有些倦了,寂寂的氣氛。車行漸遠,海岸仍然堅持它的廣闊,佔據所有的視線。玄墨黝暗的色澤,岩石是的,遠方的海也是,只有洶湧而來的海浪拍擊岩石激起的浪沫揚起持續的灰白近乎死亡的顏彩,在暗夜裡跳躍著。海的聲音遙遙不可聞。

車在濱海的公路急急奔馳。

靜寂地,月色掙破黑濃的雲層,在海面灑下一角淡淡的弧狀圖案。有漁火在海面浮沈,萬古長空下驚心動魄的光芒。

 

IMG_3793  

然而終究又迅即地被時間拋擲在背後了,然後又是黝暗的岩石、死白的浪濤。一路望著,這詭譎神秘的影像深深烙印在腦際,恰似一種幽微隱密的生命情境,竟有些叫自己怖懼感動了,有一種敬畏的心油然生起。

我們憑恃的那一點點微薄的才情阿,在洪水來臨之時便將被沖刷的蕩然無存。關於這個世界、關於生活、關於批閱典籍,我們習於放縱自己輾轉飄移,沈溺於窄窄的格局而無端的蒼白起來。其實我們是不懂得的-「真確踏實的生活,關心與執意、關乎一種意志的美德」我們將其擺置於河的對岸,偶爾想及、偶爾懺對! 

「我的意欲廣泛而力量分散」身後的註腳一直是這簡單的一句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達爾文 的頭像
達爾文

達爾文居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