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941  

結訓日惜別會後,他們在營房裡整理行裝,在昏黃的燈光下互道珍重。寢室中是那種離別時慣有的紛亂。

他並不覺得感傷,只是喜歡那種離別的氣氛,喜歡寢室的凌亂與嬉鬧,喜歡到了終點可以離棄。

許多的朋友只是一時的風景,車行過處便成為記憶,也許只能永遠儲存起來。他寫了聯絡地址給索求的友伴,只為符合儀式的要求。

在朦朧的夢境中被哨音喚醒,凌晨時分他們集結在操場等待。有些人已經知道將被分派何處,有些人仍在不安的臆測。

夏季之末島嶼南方的清晨,有些涼意,一些些的蕭索。廣場只亮著幾盞微弱的燈,昏暗中看不清楚同伴的臉容,但感覺背後有龐大的物體緩緩地蠕動著。

一輛輛運兵車自漆暗之夜裡駛來,強烈的光束灼刺他的眼眸;引擎聲轟隆隆地低吼,交織接兵人員的吆喝與哨音,濁噪的聲浪覆掩了他的耳膜。

卡車一輛輛駛進,開出廣場,載走了一些認識的友人,屬於他的那輛卡車還未到來。他突地憶起一部影片中,兵士征戍前的景象,欲發覺得真實起來。

 

IMG_9378  

駝著鼓漲背包的A來與他告別。

「先走了,先到高雄等船,還不曉得是那個島。」

他掏出根煙點上,望著A匆匆跑步離去的背影,順著那方向,遠方有顆星兀自閃亮著。

他被推上一輛擁擠的卡車,在車上懸吊著的軀體不住的晃動。卡車在公路上寂寂夜行,黑暗中分辨不出是在那個所在,整個世界都睡在漆暗中,唯在車上布帆的交接處,隱約窺見夜空中的一顆小星。

他仰望著,希望卡車一直向前駛去,永不停靠下來,緊緊攫住在時間悠長的流逝裡,這片刻持續的寧靜,願意時間就此凍結,劃上完結的句點。

他莫名的歡喜這種感動,彷彿大戰前夕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達爾文 的頭像
達爾文

達爾文居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