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051  

時序進入盛夏,肌膚永遠是黏膩的溫度。午後陽光潑辣辣地敞著,蟬鳴充塞在茂盛的枝葉之間,空氣中滿滿是濃稠的寂靜與慵懶。時間彷彿是靜止了,日子反反覆覆都是相同的色彩。

 午後他正從浴室裡出來,在門口撞見一位軍官,兩人先是楞了一下,那軍官繼而興奮的擁上前來,「太巧了,竟在這兒遇到你!」那軍官正是他中學時期的同學,多年不見了的S,已長成壯碩的男子了。

當晚他們在一家餐廳相聚,S談笑風生的在席間勸酒,同席的兩位軍官興致亦很昂揚。啤酒一瓶一瓶端上來,在戲謔中氣氛顯得十分熱絡。

他望著業已嫻熟於社會禮俗的S,知道過往的生澀已然遠逝。他們正走到一個臨界點上,舊有的秩序正在崩解之中。鳥正掙破蛋殼意欲飛翔,殼外的世界未必風光明媚,甚至晦澀地佈滿羅網。然而他知道起跑點已經被拋擲在背後了。

酣醉之後的S,為了盡款待之誼,帶領眾人來到一家理髮廳。穿高叉旗袍的女子露著職業性的笑容殷勤地招呼著S,他顯然是這兒的常客了。

他望著墨色玻璃窗子,猶豫了一會兒,推託了一番,表示要與另一名軍官先行離去,S與那濃妝女子極力挽留,他與S約定一小時候再回返此地。

他在咖啡店點了一杯果汁等S

關於女體暗色的聯想,昔時曾聽人議論著的,如今連同黏膩的夜色向他襲來。他的酒意清醒了許多,額角的血脈規律而明快地膊動。這時他最渴望的便是將全身浸泡在冰涼的浴池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達爾文 的頭像
達爾文

達爾文居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