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神甫出,2001年,817日,張老師率領了氣功班的師兄姐赴西藏。在西藏經歷了另一次實證的體驗。818日,飛機降落拉薩貢嘎機場,走出機艙那一刻,我的腳步放的很輕緩。海拔45000公尺的氣壓、只有平地67%的含氧量,傳說中的高原反應即將來襲。

在機場外等待前來接機的中巴,我舒張雙手,輕輕的轉了一下心輪,旋即停止,頭頂好似有涼氣灌入。張老師要我們放輕鬆,讓中脈自動調節體內與體外懸殊的氣壓。攝氏11度的貢嘎機場,空氣清新甜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切好像還好。

當日下午,在下榻的西藏賓館,高原反應開始陸續猛烈來襲。22位學員除了56位症狀較輕外,多數的人都上吐下瀉,紛紛送到賓館醫務室打點滴。連續好幾晚根本無法入睡,呼吸不順暢、睡睡醒醒、腦袋疼漲、鼻涕佈滿血絲。也有人忍到清晨四點,受不了了,送到醫務室打點滴。我算是症狀輕微,但也嘴唇變為紫黑色、腦袋好似要被撕裂般,這顯然不是以往任何曾有的頭痛經驗。應該是頭骨經脈受氣壓衝擊分裂的疼痛吧!

怪的是頭痛趨緩後,後腦勺如十元硬幣大小的區域,也就是陽神出入口,仍然連續鼓脹疼痛了78個小時,手輕輕一碰後腦,可明顯的摸著痛處,奇妙的是當疼痛消逝,有一天我摸了摸後腦,發現後腦直到到頸間凹陷了一條溝巢,先前打通任督二脈出現的凹槽,變寬了,明顯的像是一條水溝。

西藏的氣場十分特殊,在西藏,我們的腦正不停的在改變活化,西藏大地在幫我們24小時自動練功。我在西藏期間,中脈似乎都打開著,頭殼有微妙的感應,躺在床上可感覺頭部有氣流在運轉,有時身體會有要漂浮起來的感覺。

在桑耶寺,在蓮花生大士抵西藏傳法創立的第一間寺院,在桑耶寺蓮師親臨加持,我們經歷了用筆墨難以形容的神奇際遇。那一刻時間緩如靜止了,其他的觀光客都不見了,好像被阻絕在外。強烈的氣場籠罩,恍如瀑布直瀉而下,多位師兄師姐在那樣特異的氛圍下,淚濕滿襟,連桑耶寺的喇嘛也看傻了眼。

練任督、中脈,可以說著重在練身,進階到練陽神的第三階段,應該就是涵養心性了。 項老師有次跟大家分享她修法練氣的心得,說到『心量無限』的概念,頗令人動容。氣功是修持的極佳工具,練氣功是修習個方便法門,進了門,就回到明心見性的終極境地。

在修煉氣功的過程中,可以體會到意念的神奇力。氣功要練的好,一定得做到鬆、靜、定、空,而這正也是參禪學佛、或說是修身養性的關鍵。『心量無限』,深究無垠,我們來到宇宙玄秘之海的邊緣,正待開始探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達爾文 的頭像
達爾文

達爾文居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