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四時許醒來,天色仍然昏暗,上網遊晃,在線上遇見了阿桀。

「睡不著麼?怎麼這麼早起?」我問。

「半夜驚醒,連續好幾天了,心情很糟。」

「因為她的緣故吧?」

 

阿桀的女友,前不久離開了他,類似的失戀故事情節,幾年後又重演。

我想,阿桀一定是為情所苦。

「在醫院躺了四天,才剛出院。」他說。

「怎麼回事?」

「突然昏倒,醫生也檢查不出原因。」

 

阿桀前些年也莫名昏倒過一次,那時他遭遇第一次戀情,也是類似的情節。

他的初戀情人今年五月要結婚了,她仍深愛著他。

她說她仍等待著他,但她即將與那「次好」的人結婚。

 

人們習慣說「墮入情網」,那是一種沈淪,頭腦往下沈了,失去理智。

能夠不理會腦袋,像個蠢蛋,不顧一切的愛一個人,是難得的幸福。

但高昂戀情的熱度,仍然容易隨著地心引力,逐步下滑。

 

阿桀用情很深,不懂得轉彎,也不善表達。

當她說要跟阿桀分手時,阿桀只能說:「那麼希望他能好好照顧你!」

她回家痛哭了好幾天,她原本期望阿桀有激烈的反應,企圖來挽留她,但阿桀竟然這麼冷靜,她顯然覺得阿桀愛她不夠。

她埋怨著,當阿桀發現有第三者介入的跡象時,並未有強力挽回的行動。 

 

IMG_2116-001

 

 

但阿桀的確是深愛著她的,因為愛她,他希望她能獨立,所以他用理智與她溝通。

他想,既然她嫌他不夠好,那就祝福她有更好的歸宿。

阿桀的愛很深,但他沒法用她習慣的方式表達,他們之間有道薄霧籠罩著。

 

阿桀被愛折磨到莫名的昏倒,我很邏輯的推論,這是造成他昏倒的原因。

她仍然為失去他,痛哭多夜。但她似乎難以回到阿桀的身旁。

因為她不忍傷害那後來出現,現在體貼照顧她的第三者。

那對現在忠心陪伴她的人公平,她這樣被腦袋糾纏著。

 

深沈的愛,應該是種不顧一切的死亡。

兩個人都需成為虛空,才能圓融接納彼此。

預先劃好一個容器,等待對方來融入,往往方圓齟齬。

但深沈的愛,往往升起全然的佔有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達爾文 的頭像
達爾文

達爾文居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