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達爾文@金門水頭古厝


 


度牒‧鄭愁予

這是故居的園林,石階向
圮廢的廟宇
今夜你同誰來呢?同著
來自風雨的不羈,抑來自往歲的記憶
額上新的殿堂已醮起,而哪兒去了
我們昔日油紙的度牒
我再再地斷定,我們交投的方言未改
那蒲團與蓮瓣前的偶立
或笑聲中不意地休止
啊,你已陌生了的人,今夜你同風雨來
我心的廢廈已張起四角的飛檐
那高懸薄翅的鐵馬,你要輕輕地搖
輕輕地,啊,那是我夢的鬚子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達爾文@金門民俗文化村


 


 


佛外緣‧鄭愁予

她走進來說:我停留
只能亥時到子時



你來贈我一百零八顆舍利子
說是前生火化的相思骨
又用菩提樹年輪的心線
串成時間綿替的念珠 


莫是今生邀我共同坐化
在一險峰清寂的洞府
一陰一陽兩尊肉身
默數著念珠對坐千古



而我的心魔日歸夜遁你如何知道
當我拈花是那心魔在微笑
每朝手寫一百零八個痴字
恐怕情孽如九牛而修持如一毛



而你來只要停留一個時辰
那舍利子已化入我臟腑心魂
菩提樹同我的性命合一
我看不見我,也看不見你,只覺得 



唇上印了一記涼如清露的吻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達爾文@台南玉井


 


旅程‧鄭愁予






對我說,微溫的夕陽,如
懷孕的妻的吻,在去年
我們窮過,在許多友人家借了宿
可是,總得有個巢才行
在明春雪溶後,香椿芽兒那麼地
會短暫地被喜愛


 


而今年,我們沿著鐵道走
靠許多電杆木休息
(真像背標子)
擠揚旗柱熬更
(多想吃那複葉)
而先病虫害了的我們
在兩個城市之間
夕陽又照著了,可是,妻

被黃昏的列車輾死了………


 

就讓那嬰兒,像流星那麼
胎殞罷,別惦著姓氏,與乎存嗣
反正,大荒年以後,還要談戰爭
我不如仍去當佣兵
(我不如仍去當佣兵)
我曾夫過,父過,也幾乎走到過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年多前就想著搬新家後,買台捷安特TCR2放到家裡

後來有些移情別戀,糾纏著美利達的冠軍一號 Z1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如果有人告訴你,能高安東軍是百岳縱走最美的路線


走在3千多公尺的大草原上,才知台灣真是美,美到讓人掉淚


請相信我,他說的,百分之八百正確


 


如果有人告訴你,能高安東軍不難爬


是百岳縱走最讓人親近、最好走完的路線


請相信我,你最好先問清楚,說這話的人的背景


 


如果有個台大數學系的高材生,跟你說微積分很簡單


請相信我,這對他也許是真的,但對你而言,可能不是事實


 


20091226日,我來到了能高安東軍縱走的登山口


前一個月,幾乎天天寫稿寫到腦殘,沒能作登山前的練習


我其實是忐忑不安的,這樣的體能,怎好上山連走六天


又沒山屋,得背帳棚、重裝的縱走行程?


但八月、十月連續因颱風而延期的能安縱走


這次不來,下回不知何年、何月可以成行



 




 


能安縱走的第三天,我的忐忑變成夢魘


走在箭竹林裡,在上上下下的陡坡上,跌了又跌,撞了又撞


膝蓋、小腿處處淤青,雙手手掌也多處割傷


這時膝蓋韌帶該是發炎了,一步拖著一步走,當時我想


寧願下山感染H1N1臥病在床,也不要陷在山中,進退兩難


到了第四天,我把斜背在腰旁的單眼相機,收到大背包裡


我已沒時間、也沒力氣拍照,心想以後再也不帶單眼相機上山


 


在山上想著:這輩子再也不參加超過 4 天的登山行程


下山那天到了奧萬大想著:三年內再也不來這種行程


 


下山休息幾天後,心裡卻想著:


得趕緊慢跑、騎車練好腳力,下回再上山去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潔希卡多年前移居到了澳洲雪梨,在美麗的雪梨,過著慢活的日子。


 


七年前,潔希卡應朋友邀請來到屏東旅行,他到了恆春半島,到了滿州,莫名的就愛上這兒的風土人情。他的家人以為,他只是回台灣來渡假,沒料到潔希卡就這樣留在台灣,不回雪梨了!





 


遠離了墾丁大街,內山的滿州、九穹鄉民,好像是被遺忘的世外桃源,這裡沒有工廠,風大太陽烈,農作難以長成,年輕人離開家鄉,因這兒經濟生活無所著落。


 


七年來潔希卡與這些留守家鄉的鄉民朝夕相處,他們變成了他的家人,他在鄉民家中出入,就像走進自己家的廚房一樣自在。


 


潔希卡帶我到九穹海邊一位老夫婦家,老人家一見面,就說:「來吃飯歐!」我們直接走到廚房,就吃起了飯菜,飯後自己就把碗洗了。好像自己回家吃飯一般。


 


老夫婦有11個子女,現在沒一個子女留在家裡,老先生年紀大了,無法再出海捕魚。潔希卡一直惦記著他們,經常來探望老夫婦,跟他們話話家常!這樣的對談,給了他奇妙的力量,似乎也讓他更想留在恆春,留在滿州!




 


潔希卡也一直牽掛著在滿州被荒棄的老房子,那些老房子承載了滿滿的歷史記憶,但年久失修,鄉民又遠離家園,老屋遇到颱風摧殘,有些鄉民就不願再花錢修補,寧願任其荒蕪。


 


潔希卡愛老房子,為了讓鄉民瞭解老屋是家族的根,只要稍加整理,可以住的很舒服,他租了個老屋,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改造了成黃色小屋,成了滿州地區的地標。


 


潔希卡的黃色小屋,門前有遼闊的牧草地,遠方是秀麗的山景,屋旁有樹,有漂流木搭成的長椅,我在這兒或躺或臥,看大朵白雲迅速的飄移,看陽光閃爍在牧草的草間,感受到難以言喻的喜悅。




 


許多人見到潔希卡的黃色小屋,都愛不釋手,都希望也在滿州找個老房子,布置成像潔希卡的小屋,但大多數的人發出這樣的願望,大都是一時的興起,要來這渡假一段時間,當然是無限美好,但若要在此定居生活,那就是另外一件故事。


 


但潔希卡在滿州生活七年了,看來短期之內,他也不會離開這兒。我跟潔希卡說,因為他是內在豐富的人,所以能跟這塊土地緊緊依存,也唯有如此,才能跟這片山河大地和諧共鳴。





而我也不過是個熱愛滿州的過客,也嚮往潔希卡的黃色小屋,敬佩潔希卡的作為,但我真的能離開台北,到此踏實生活嗎?


 


這個問題,短期內的答案:「應該是無法」,長期而言,還無法有個答案!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除了銀合歡,恆春半島最常見的作物就屬瓊麻了。


 


1901年美國領事達文生自中美洲引進瓊麻在恆春半島種植。恆春半島強勁的風勢跟烈日,成就了麻質堅韌優良的瓊麻,50年來在全台獨領風騷,直到人造纖維問世,麻繩漸為尼龍繩取代,麻業才逐漸式微。





但過去50多年來,恆春人已經跟瓊麻產生了濃厚的感情,畢竟過去50年,瓊麻養育了恆春半島的經濟民生。


 


恆春龍水里草潭路有個瓊麻工業歷史展示區,位於龍鑾潭、關山、貓鼻頭等景點之間,遊客可順道來訪。展示區內有日治時期的瓊麻廠房舍、 水池、拉麻台等遺址。還有光復後的瓊麻工業機具設備、自動採纖機、辦公廳舍,輕便軌道,台車、曬麻場、瓊麻園、地磅等。








 


恆春有個在地協會叫瓊麻園城鄉文教發展協會,就像台灣許多在地的人文組織,他們熱愛鄉土、默默為地方奉獻,作了許多令人動容的好事。


 


認識他們的作為,難免對自己過往的生活感到汗顏,不免感嘆活了幾十年,對自己生長的土地到底有何認識?到底作了什麼值得記憶的事?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