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海角七號,屏東墾丁前陣子成了人聲鼎沸之地


遊客慕名而來,尋訪影片拍攝的每個景點


難免還訝異著,為何先前沒發現這些角落這麼美?


明明只是一間老舊的房子,為何還要遠道而來端詳半天?


明明只是個簡單的海景,為何會感動到掉淚?


 




 


我也不知道答案,只是走到這兒,覺得很熟悉


尤其是遊客鮮少的寂寥下午,聞著潮濕的海風


許多年代久遠的黑白記憶慢慢浮現


以像侯孝賢電影的節奏速度,一幕幕滑過


 


 



 


就只是簡單的風景


就覺得有那麼一種揮之不去的情感關連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工頭堅帶我們到了小琉球的海邊


因為他促成了這次「屏水相逢」的旅程


多年前在明日報的時代,認識了工頭


曾經是網路先驅的熱血青年,工頭也步入中年了


但他關切這塊土地,期望做些什麼的心並未改變


熱切的眼眸,並未折損光芒


 


自嘲頭髮已經有點班白的工頭


站在哪兒都是一個風景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前 言


這篇是米果寫的報導,我問了米果,引用她的文章,就配上幾張照片登在這裡。這篇原文登載在米果的「私‧生活意見」。


 



來到屏東縣泰武鄉平和部落的時候,黃昏的美好暮色,恰好染上山頭綠意,下車之後第一口呼吸的空氣,充滿芬多精的清甜。部落社區發展協會的老師們,跟一群小孩子在石板屋裡面讀童書,還有一些人在大樹底下做勞作。孩子們都很活潑好客,看到相機就湊過來,拿著他們自己做的紙玩偶擺pose,笑容如天使。


 




 



抱著小女兒、拿著麥克風跟我們做簡報的老師說,40年前,他們從車程約莫一個小時的舊平和部落遷村到這個地方,遷村是部落長輩花了長時間討論,經過深思熟慮的一個「愛的決定」,顧及交通和醫療問題,也考慮到孩子們的教育,他們去找地看地,花了幾年的時間,用他們的智慧做決定。


 


所以,老師語重心長說,看到這次88風災的許多原住民部落被迫在短時間內必須選擇放棄一生耕作的土地倉促遷村,他們內心其實感觸很多。她希望我們這群部落客幫忙傳遞他們的心聲,「不要急著強迫原住民遷村,拜託你們告訴政府,千萬不可以……


 



老師示範排灣族手工藝品的時候,利用口訣編成一串如Rap般、有節奏感又有堅決的主張與心聲,立即獲得滿堂彩。


 




做為部落集會所的石板屋,是老中青三代一起施工,還原舊平和部落建築風貌的作品,因為大家的記憶不同,堆石板的過程當中,曾經有過爭執,外牆到底是尖銳一邊朝外?還是平順的一側朝外?於是蓋好的石板屋成品,就出現上下兩種不同風格,但是族人決定把這個過程留下來,證明他們所有決定,都是經過討論與磨合的。




 






 




平和部落有個美麗的排灣族說法,叫做「比悠瑪」。比悠瑪的年輕一代受教育之後,反倒忘記母語的存在,於是這些身兼母親的老師們,開始從幼稚園教導比悠瑪的孩子們學習排灣族母語,唱排灣族的兒歌。老師說,孩子們剛開始學的時候,因為壓力太大了,晚上都會尿床。但山上的孩子非常大方率真,老師問,誰要唱歌?孩子們紛紛跳起來舉手,「我、我、我……」。於是,在平和部落傳來神的孩子們唱歌的天籟……

活潑好動的孩子們跑在前頭帶路,走進一座老樹蓊鬱的森林,部落裡的小學,屏東縣泰武鄉武潭國小平和分部,就在森林裡面。不蓋你,我真得以為自己走進宮崎駿電影的龍貓森林。




 




聽說木棉花開的時候,這個校園美到讓人驚喜落淚。操場綠地有足球門,中華電信基金會贊助他們在大樹底下蓋了一個原木材質的「生命舞台」,孩子們在森林裡跳舞,爭著上台唱歌。我好想躺在綠草地上,聽著山嵐與綠意唱和,也不禁想起剛剛工頭堅問了部落裡的老師,如果他們遇到這次風災如那瑪夏、小林那樣的問題,他們願不願意遷村?老師們堅定回答,不要,絕對不要。

也許,在城市裡做決策的人,以為遷村就像收拾幾個皮箱,搭電梯下樓,揮手招計程車,或是搭捷運到另一個地方,有個如帝寶那樣的豪華家園在等待他們。遷村沒有那麼簡單,必須放棄他們謀生的土地,一切重來,如果只有幾天考慮期限,真得太殘忍。




離開的時候,天色還未暗下來,比悠瑪的孩子們在石板屋前面向我們揮手說再見。我突然想,如果有個夏天,中華電信或任何基金會都好,可以來這裡辦個孩子們的夏令營,或是找陳昇、陳綺貞來森林裡的生命舞台開唱,大家就躺在草地上,聽歌,看星星,賞木棉,夜深了,就睡在天幕底下,清晨聽著鳥聲啾啾醒來,那有多愜意啊!




 





 


延伸閱讀:
屏東縣泰武鄉平和社區發展協會 
平和村17
重建路迢迢 原民 : 我們要回家 守護森林山川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9年   9月   25日

從家中陽台望到的天空

人世的貞定靜好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


看了米果寫的「水會找到回家的路」,我跟米果說:「你寫一篇抵過別人寫一百篇!」米果謙虛的說,她不過是忠實記錄了蜻蜓雅築的施老師等人說的話。


看了米果這篇報導,我就不必再多寫什麼了,我問米果可否以引用她的文章,我就配上幾張照片登在這裡。這篇原文登載在米果的「私‧生活意見


 


 


2009919日,距離八八水災有一個月又11天了。離開決策與菁英的台北,我和一幫部落客朋友來到屏東縣,三地門。相較於災害發生當時的激情與媒體注目度,行車經過幾座大橋,橋下被高溫曝曬的漂流木與泥沙墊高的河床,隱約見證了水想要回家所留下來的腳印。


 


我們停車在三地門原本該是假日遊人如織的餐廳與商店集中地,卻只聽到某個店家老闆自己唱卡拉OK自娛,媒體與非災區的關注冷卻之後,另一場災難已經開始。


 



 


蜻蜓雅築的施老師在二樓跟我們簡短報告了她這段日子以來的心路歷程。我們所熟悉的海角七號琉璃珠的原鄉,原來配戴在海角樂團如阿嘉脖子上的勇士之珠,背後有那麼些動人的部落感情和故事。

 


那也不僅僅是一處旅遊景點的用膳處,一個挑選工藝品的小店,那是一群部落中壯青年守護原鄉的故事,尤其在災後的一個多月以來,我自知沒辦法在救災當時勝任那些剷泥巴的工作,而勇氣不足以承載那些脆弱的悲觀,但是傳遞這些勇氣的信念該當是部落客可以效力的地方,何況與三地門這群藝術工作者比較起來,真是微不足道呢!


 


施老師的蜻蜓雅築在三地門地區的藝術產業界已經努力26年了,其實鄰近有條工藝之道,分佈幾家藝術工作室,琉璃珠、青銅刀、陶壺是排灣族的三大主要傳承,蜻蜓雅築的一樓除了販售展場之外,還有供遊客DIY的藝術教室,但是水災以來,即使三地門沒有任何災損,但是遊客不來,所有店家都在苦撐,連帶整個部落的產業與經濟收入都很吃力。



 


 


觀光客不來,我們就走出去救災,」施老師說,蜻蜓雅築有五十個員工,因為沒有生意上門,她就讓一半人力去救災,往更山上的部落去運送物資,「在排灣族的說法,年輕人就是勇士,年輕一輩受教育,成了知識份子之後,如果沒有回到故鄉,有什麼意義?


 


所以這次災害,是上帝預備了一條傳承的路。我們想想看,水,會找回家的路,那麼,人呢?」


 



 


也是蜻蜓雅築員工的e-kes施佳幸,是三地門部落青年自救會的會長,水災發生後的811日晚上,部落的青年就聚在一起,隔天自救會就成立了,他們開始號召部落青年,募物資,送物資,甚至擴大到鄰近的受災部落。


 


但是e-kes說她有很深的感觸,「如果我們一直給物資,部落就會變成永遠的災民,就好像我們問說,還需要什麼幫忙?有人會要求,我要四輪傳動車,我要少女風格的衣服……」自救會的青年勇士們開始討論,要讓部落恢復勞動的生命力,不能一直接受外界資助,所以,他們有了想法,希望募款成立一個「習藝中心」,他們想要藉由部落的藝術產業,讓偏鄉成為衛星工廠。


 


e-kes說著說著,眼神突然望向窗外,瞳孔發出期待的光芒,她語帶哽咽歡喜,手指著遠遠駛近的遊覽車說,「這是一個多月以來,來到三地門的第一部遊覽車……」


 


施老師說她一直在苦思,如何讓三地門再熱鬧起來,觀光的人潮願意回籠,族人有工作,孩子有錢受教育,所以她有個想法,「9888,你在哪裡」她希望以一片1000元,募集到9888個陶壺碎片,一年後的9988,讓捐贈者親自將他們認購的碎片貼在三地門,成為一片充滿力量與原鄉重生的公共藝術品。


 


施老師一直問大家,這個想法好不好?大家說好,她很感動,說她有了這個想法之後,好幾天都睡不著,怕反應不好,沒人理她。


 



 


佳幸,也就是e-kes,帶我們在山坡小徑上繞一圈,來到「沙滔舞琉璃藝術空間」,一群孩子正在練舞,他們即將受邀到外地表演。舞蹈老師Luzen Matilin廖怡馨是排灣族非常出色的舞者,她是這個舞蹈教室(蒂摩爾古薪舞集)的藝術總監,和弟弟一起編舞,一起教導部落的孩子們跳舞。


 


她說,她和弟弟在外地讀書,最後選擇返鄉教舞,讓孩子們親近現代舞,她也希望藉由舞團表演,甚至出國演出,讓大家看到不一樣的台灣。自從水災以來,他們申請的經費就四處碰壁,所有焦點都在救災,舞蹈教室的維繫幾乎都要自掏腰包。


 



揮汗排演的少年少女舞者,正在苦練即將演出的舞碼「嬲」。這個藝術空間的起源,是三十年前由排灣族名「沙滔」的廖英傑和妻子「兒格孫」攜手默默推動原住民文化藝術的延續,藝術空間除了舞蹈教室之外,還有琉璃飾品的製作與展示,休憩的咖啡空間,美好的音樂,和孩子們習舞的美麗身影。





 


e-kes帶領大家往山坡下面走,來到的峨格工作室。黝黑,髮型前衛的拉夫拉斯正在聚精會神製作陶壺,他身兼部落青年自救會副會長,和父親「峨格‧馬帝靈」(Oko Matilin)都是排灣族重量級的藝術家。


 


他講述陶壺在排灣族的地位如同漢人的神祖牌,「祖靈會回到陶壺裡面居住。」不同紋路的陶壺有不同意義,譬如某個正在製作的陶壺,是頭目家裡娶新娘用的。





 


「我沒有漢名,我就叫做拉夫拉斯‧馬帝靈。馬帝靈是我爸爸的名……」他遞過來的名片,是他口中的爹地,Oko Matilin


 


這個手藝工作室,有個別稱叫做築夢工作坊,營業項目有藝品設計、室內設計、公共藝術設計、景觀設計、陶製品、原住民文物,他們甚至有個餐飲部叫做「峨格那邊咖啡屋」。


 


回到蜻蜓雅築用餐,美味的原住民媽媽料理,尤其是小米香腸,「伊那比浪」,伊那是母親的意思。我問e-kes這麼好吃的香腸有外賣嗎?她說可以訂購宅配(08-7993676),太棒了。  


我們即將離開三地門蜻蜓雅築的時候,第二部遊覽車進來了。施老師非常開心,一直說,部落客把觀光客帶來了。


 


我總覺得,受難之後的三地門、霧台,這些排灣族與魯凱族的部落,他們的樂觀和勇氣,必然是上帝給的禮物。水,會找回家的路,人,當然也會。


 


魏德聖導演分享一段話,「人生中最佳美的東西,都是從苦難中得來的」,我從三地門這群朋友的身上,看到這段話的真義。來吧,來三地門,來買有故事的琉璃珠,來吃伊那的香腸,來給這群年輕勇士們鼓舞的回饋,這些,比救災捐錢更長久的支持,是災區恢復生命力最需要的養分。








蜻蜓雅築:屏東縣三地門鄉三地村中正路二段九號 08-7992856


三地門青年自救會:目前正在義賣募款,有非常讚的藝術品


沙滔舞琉璃藝術空間:屏東縣三地門鄉三地村中正路二段377 08-7994849


築夢工作坊‧峨格手藝工作室 :屏東縣三地門鄉三地村中正路二段52 08-7994801


 


伊那比浪 小米香腸


訂購專線:08-7993676 7992856


訂購1-9斤,每斤250+運費120


訂購10斤以上,免運費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海生館是亞洲最大的水族博物館


夜宿海生館除了可與多如繁星的魚兒共枕,跟魚說說話


另一個最大的樂趣就是,直探海生館的後場親自餵魚


再到前場看精彩的餵魚秀






 



 


 



 


餵魚會不會是年度最夯的工作?


據說餵魚員經常是餵魚餵到手腳淤清


因為魚兒蜂擁而來耳鬢廝磨,非常人可以消受


尤其是熱情的鯊魚,讓人又愛又怕


那麼,我們就在水缸外看看就好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09819日,莫拉克風災過後,坐高鐵來到高雄,租車前往屏東海生館,南方的太陽依然熱情,但路上車輛顯然稀少,也看不出來有風災過後的痕跡。


 


我們要來夜宿海生館,以往每梯次可接待三、四百人的夜宿海生館活動,因風災緣故,只有幾十人參與。讓人誤以為這不是暑假旺季的海生館。



 



 


巨大的海生館,夜幕低垂之後,館內寂靜漆黑,在館內漫步半天,不見一個人影。你很難想像,過去的海生館,白天曾經一天湧入三、四萬的遊客。


 


你會選擇與三、四萬人摩肩擦踵,匆匆走過海生館?還是在寧靜的夜晚,靜靜的與白鯨交談?






 


據說接觸鯨豚,可以療癒心靈的創傷,鯨豚發出奇妙的頻率,會與人腦產生共振,當你靜下心來,望著她在水中平滑的游動,臉上的肌肉會緩緩的放鬆,微笑會自然綻放。


 


躺臥在海生館的海底隧道下,燈光已經暗去,大洋池的水缸裡寂靜無聲,無盡的魚兒緩緩滑過,悄悄無聲、若隱若現的滑過,你的腦袋停了下來,身體也緩緩的下沈,好像沈到海底,巨大的魚缸不見了,你也不見了!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八月八日那個晚上,我們今年的暑假就提早結束了,」屏東海生館企畫部經理方寶儀說,海生館本來擬定了許多企畫,打算在暑假期間,再創造來客高峰,但莫拉克颱風讓一切的努力都泡了湯。


莫拉克風災過後一個多月了,海生館的來客數,一天才兩千人。即使在颱風前幾天,雖然有風有雨,但來客數也有八千人。


光聽這個數字大家可能沒感覺,海生館剛開幕的高峰期,曾創下單日四、五萬人進園的紀錄,平常也經常保持兩萬人次的水平,但現在萎縮了八、九成。


「風災過後媒體大肆報導,大家以為整個屏東都是災區,」方寶儀說,風災再加上H1N1,更是雪上加霜,現在還有人打電話詢問,問海生館是不是還泡在水裡?其實海生館,或是屏東大部分的景點,受災並不嚴重,但現在都等不到客人。


風災過後一個多月,暑假真的過去了,遊客是有慢慢回籠,但速度還是有些緩慢。方寶儀說,許多人覺得,屏東受了風災,到「災區」去旅遊,覺得怪怪的。但遊客銳減,對急切期盼恢復正常的商家,又是持續的打擊。



 




 




風災過後,屏東顯得清靜許多,除了墾丁大街,稍有人潮,開車在大路上,一路暢行。風災過後,天氣漸漸涼爽的此刻最適合旅行,訂房食宿都很方便,甚至有許多的優惠,又不會人擠人,整個景區好像是個人獨享。


這時候是可以來屏東透透氣了!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IMG_8907-3  

 

Be There,到那裡去,親臨現場

也許那是到彼岸的途徑,或說是到彼岸的前一站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達賴喇嘛最好不要有任何色彩

 

我把拍攝達賴的照片,去色處理,變成這樣的照片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達賴喇嘛離台前一天,在台北福華飯店接見在台藏民及台灣信眾


還沒走到福華,就見到仁愛路、復興南路圍了一堆的警察及抗議團體


這世界真的夠亂了,連達賴來訪,也要搞成這樣不堪


但達賴說:這樣很好,他喜歡台灣的民主


 


其實外界的紛紛擾擾,等見了達賴開朗的笑容,一切都平息了


有心的人,用點心去觀察那些政客、名人、宗教領袖等等的面容


看看有誰能有達賴這樣豁然大度的笑容,這真的很難



 



 




達賴喇嘛在接見、開示、回答問題離開現場後

留下了「吽呢丸」和「金剛繩」要送給現場的信眾


竟然有人衝到法座前,私自抓了一把大金剛繩,想佔為己有


這些人到底在想什麼?真的是學佛的人?有聽進達賴的教誨嗎?


以為拿了金剛繩就可萬事順遂,升官發財嗎?


 


達賴都說了,他會為大家祝福,但終究一切都要看個人修為


忘了灌頂加持、放下「吽呢丸」和「金剛繩」


要是能笑得跟達賴一樣,這輩子夠了!





達爾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